安頓(中)(LeonXBuddy)

Leon硬著頭皮吃了一頓三人晚餐,再送走Ada這朵帶刺的玫瑰,好不容易鬆了口氣想著要去廚房弄杯水喝好嚥下自己吃過最難下嚥的飯菜,看看是不是被魚刺鯁到了。  (〒.〒 明明是我最喜歡的俄式白酒起士鮭魚排啊…)

 

飯桌上Ada對他們倆異常地熱情,要知道特工認識這位風情萬種的異國女間諜超過十個年頭,除了用神秘來描述外就只有高冷這個形容詞適用,可今晚這朵高嶺之花卻不同以往的…挑逗,換做其他男人,絕對開心到忘記自己姓什麼、或是無名指上還有枚婚戒(雖然在Leon和Buddy的例子,那金屬圓環大部分是掛在脖子上的),但以Leon對她的理解和特工生涯對危險的經驗,Ada肯定在盤算著什麼。

 

(她喜歡我?不可能,我們都認識超過十年了...好吧,我們是時不時調情一下,不過那是紓解工作壓力而已,誰看了那麼多喪屍和BOW的尊容會不高興看到Ada?大概就Chris吧?而且她幾乎從不私下聯絡我…)

 

(難道我搞砸了她的工作?報復?等等,應該是她搞砸我的工作比較有可能吧?)

 

(還是我欠她錢?才怪,我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有時間也要用在Buddy身上。錢也是。)

 

(…)

 

(…)

 

(Σ( ° △ °|||)︴她喜歡…Buddy?!有可能…╬ ̄皿 ̄ 不!就算是Ada也不讓!想都不要想!)

 

「Orz到底是為什麼…」Leon在廚房流理台一人在心裡默默地演繹肥皂劇等級的愛情三角函數,渾然不覺身後餐廳裡自己的東歐伴侶全看在眼裡,努力憋著笑。

 

「Leon,你來一下。」老師看不下去(或者說快憋不住笑,但是有理由這麼做),趕緊招喚打算在廚房里長霉的自己的愛人出來。

 

Leon抹了把臉、踏出門廳就看見Buddy膝上攤了本家庭相簿,Kennedy家的相簿。(天,他都快忘了這本相簿被放到哪了...那本回憶是屬於還沒成為特工的Leon的,家庭的紀念,現在他終於又有家了,也是時候被翻出來了)

 

「你有姊妹?」Buddy指著一張一家三口的照片,裡面的夫妻兩人笑意盈盈,男人的臉隱約可見帶著特工的輪廓,但Leon明顯長得更像媽媽。年輕貌美的少婦臂彎裡抱著一個穿著粉紅紗裙、笑瞇瞇的小可愛,看樣子大約不到一歲,標誌的金髮和圓滾滾的藍眼睛跟Leon一模一樣。

 

「沒有啊,我和我父母都是獨生子女。哪一張…呃…」Leon一臉問號地湊近觀察Buddy指的照片,表情瞬間尷尬。

 

「可這個小女孩長得跟你幾乎一個模子刻出…喔。」小學老師充分發揮平日解決學校裡那堆話都說不清楚的小鬼頭們的難題的能力,但一直努力抿著的嘴角卻抵抗不住往上揚的弧度。

 

Leon無言地看著一向嚴肅的東斯拉夫前反叛軍頭頭扶著額頭笑得眼角淚花都現身,只能無奈地嘆氣。「我媽媽一直想要個女兒。」難得的紅了耳尖。

 

「你母親都把你扮成小公主?我想我終於知道你的少女心是怎麼來的了。」Buddy費了一番力氣才終於把笑聲吞回去,興味盎然地望著自己面紅耳赤的‘丈夫’。

 

「我會走路之後就沒做那樣的打扮了!」特工趕緊撇清自身異裝癖的黑歷史(其實老媽玩夠後打算趁自己還小時換回男孩的裝扮,據老爸說法那時Leon還抗爭來著,奶聲奶氣地堅持自己不是‘臭男生’,兩人費了番功夫才把兒子導回‘正途’,卻沒把照片給銷毀,雖然人證還是很遺憾地不在了),試圖挽回形象。「而且我才沒有少女心呢!你把我跟Sherry搞混了。」

 

「是誰在Sherry來東歐找我們玩、航空公司失誤遺失行李時出去幫人家女孩子買的衣服全是粉色帶蕾絲的?我可是很清楚地從Jake眼中看到恐懼。我可以確定你這個傻爸爸絕對用不著擔心未來的女婿造反的。」Buddy玩味地繼續不見血地折磨自家愛人,誰讓他跟Ada這麼親熱的?當著他的面還擁吻了。(Ada:「當時我的後腦勺可是承受了絕大部分的殺氣的。」)

 

Leon氣鼓鼓地轉頭,除非他發動毒舌技能,否則他絕對說不贏Buddy的。可他又捨不得用。

 

老師搖了搖頭,放下了這個話題。其實他很清楚,Leon的品味跟少女心實在沒什麼關係,這傢伙穿制服穿了大半輩子,讓他自己搭配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自從他們倆攪和在一起後,幫Leon穿著打扮的重任就被Hunnigan和Claire語重心長地移交給自己了(另外一件事就是不許Leon自己開車)。放著Leon自己挑衣服穿,那根本是災難,天知道一個有著完美身材和肌肉比例的男人為什麼在審美上是全瞎的...話又說回來,如果Leon在美學上是瞎的,那自己又是怎麼被看上的?這不是變相著損自己嗎?雖然Buddy不算什麼都會型美男,但還是知道自己不至於算歪瓜劣棗,也萬幸Leon只瞎在衣著上吧。

 

 

TBC

莫名其妙地寫不完,不過既然是老師和特工的故事也無所謂啦。

评论(7)
热度(13)

© 弓長戎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