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頓(LeonXBuddy)

本來想要一口氣寫完,但是天氣太冷懶病發作,先做一個段落發。




Leon和Buddy在遲到的聖誕節過後一起回到華盛頓,一方面是因為新總統上任要求所有特勤機構人員回到眼皮子底下 (Leon為此沒有少跟自己的通訊官抱怨。「Buddy需要我照顧!」Hunnigan:「你不懂,我們這個新總統才需要人看護!」)、一方面是讓Buddy的脊椎復健師檢查一下進展。兩個人大包小包地回到Leon的郊區住所 (因為Buddy堅持有許多調味料要從東斯拉夫帶過來,〝美國超市太偏重西歐風格我不習慣〞是老師斯拉夫品味的堅持),Leon好不容易騰出手開了門,小心安頓好Buddy (公主抱,門前的滑坡平台因為聖誕節和冬季大雪鋪設延遲了 )跟他的輪椅 (老師表示對於被抱在半空中這個動作十分沒有安全感,雖然Leon再三表示他沒問題的而且很樂意一路抱去臥室),再分門別類整理好所有行李,從飛機落地後整整四個小時兩個大男人終於可以喘口氣圍在爐火前喝杯熱茶 (俄羅斯果醬茶,老師依然拒絕喝茶包),Leon慶幸自己聽從了Hunnigan的建議,預先請了居家清潔服務。超過十五個小時的旅程後如果還要拖地和吸塵,他寧可去追殺BOW,至少他不用擔心善後這件事。

 

暖烘烘的爐火照在兩人身上,跳躍的火光反射在眼中,還有特工和老師右手無名指上黃澄澄的環狀金屬上,兩個中年半途陰錯陽差撞在一起的男人,在遠距離、跨國還時不時有當事人一方的乾女兒 (S:明明我才是媽媽)/乾女婿 (J:憑什麼Leon可以每天吃好料還有人幫忙洗衣服?!)/乾姊妹 (C[←唯一一個正常的]:我真是太為Leon高興了!)突襲空降串門搗亂的情況下交往了一年多後,終於正式地決定把人生綁在一起。(讓我們略過特工求婚時不慎把戒指滾進壁爐底下,弄得滿臉灰才撈出來、還有跪下時因為被老師誤以為是醉酒跌倒強行扶起拎起三次、外加Buddy躲進浴室思考煎熬了整整兩小時才求婚成功的插曲)。美國人心滿意足地享受跟愛人待在一起享受家居寧靜的氛圍,十幾年的特工生涯終於有個可以安心的避風港,Leon心情甚好地啜著熱茶,一面時不時幫Buddy調整腿上的毯子。大冬天的沒有比這樣更美好的活動。安安靜靜地度過三天充滿東歐料理香氣還有人型抱枕的假期後 (Leon覺得自己有資格高唱人間天堂),老師用一個吻和一個裝滿熱巧克力的保溫杯把不情願的特工在Hunnigan和一整隊SWAT的虎視眈眈下送趕抬出門,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就像那些好不容易等到放暑假的孩子們開學的媽媽),終於獲得個人空間和時間還自帶強迫症的東斯拉夫小學教師終於可以有機會整理一樓那個亂七八糟的儲藏室 (到底是什麼樣的思維會讓美國人把枯死的盆栽放在裡面自然風乾成標本的?!還不止一株!DSO的後勤部門是這樣領乾薪的嗎?)

時間在Buddy仔細地篩選歸類中流逝,突如其來的門鈴打斷了老師的專心,推著輪椅前去應門的東歐男人狐疑著開了門,門前那一抹異國風情的紅讓Buddy的心吊到了喉頭。

 

「Mr. Kozachenko?你好,初次見面,我是Ada,Ada Wang,Leon的老朋友。」

 

「Miss Wang,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請進。」

Leon回到家時 (其實是趁總統開記者會打理儀表時開溜,Hunnigan覺得反正Leon跟總統同台會太過搶鏡就睜隻眼閉隻眼了),迎接他的除了溫暖的黃光、洋蔥湯的香味、Buddy的笑容和擁抱外,意外地還有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朋友」意味深長的笑容及玫瑰的香氣。

 

「Buddy…呃,Ada?妳怎麼…」剩下的疑問被Leon連同一口唾沫嚥進了喉頭裡,因為Ada這個「老朋友」逕自腰肢款擺、眼波流轉的迎上來,看似單純的友好擁抱卻在最後一秒變成借位的「擁吻」,事實上Ada在巧妙的角度下只是把唇瓣印上了Leon僵硬的嘴角。曾經這位在滿目瘡痍的戰場上提供他各種幫助和喚起他比別人晚熟的情感波動的異國女子,在這一刻徹底地被特工在心裏打了負分 (Buddy的眼睛一瞬間瞪大又恢復正常,Leon心都涼了)。女人!

 

 

 

TBC


评论(7)
热度(8)

© 弓長戎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