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屬(LeonxBuddy)

看著桌上一盤盤的佳餚,生菜沙拉、俄式濃湯、馬鈴薯燒牛肉、波蘭餃子、冷菜拼盤,另外基於某種特殊的理由,甚至還有披薩跟漢堡這種平常Buddy不以為然的美式食物...Leon覺得自己好像生日願望成真的小孩,畢竟進了特工這行十幾個年頭,還真沒有人為他錯過的聖誕節燒過這麼一大桌菜''補償'',他不由得感嘆小學老師真是高標準的行業,幸好自己當初就只想當個警察(咖啡和甜甜圈Leon還是弄的出來的)。

「東斯拉夫的小學老師要求真高啊...」

「你在嘀咕什麼?難道你還有其他想吃的東西?別跟我說火雞,我們這邊不用火雞慶祝復活節的。」

「不,我只是太感動了,我想我至少有十五年沒有人做這麼豐盛的大餐給我了,只是很難想像這裡的小學老師需要如此精通家務,我都有點嫉妒你的學生了。不過既然我是受益者,我可沒打算抱怨。」

「哪裡的小學老師都不用精通家務,換尿布和哄小孩倒是得練習的技能,至於煮飯這件事...想想看,反抗軍幾乎都是男性成員,一邊打游擊一邊叫外賣太不切實際又很容易暴露位置,加上東斯拉夫跟美國不一樣,外賣不發達、我們也沒那個錢,所以只能由我負責所有人的飯菜了。」Buddy邊說邊給兩人舀湯、Leon識時務的遞上麵包。畢竟廚房的活幫不上,就要適時地長眼色打下手,不然''睡前運動''可能會被因故取消。

「燒飯的任務需要動用到你這麼高層的人員?你們還真是徹底實踐共產主義我為人人的精神。」Leon開開心心的把麵包浸到熱騰騰的濃湯中。

Buddy翻了翻白眼,給自己對面的大型兒童添了把湯匙,免得Leon又不顧餐桌禮儀直接把盤子端起來喝湯。「難道讓J.D來做?反抗軍最後可能是敗在餐餐吃垃圾食物因而體重過重上。這種理由我可不能接受。」優雅地叉起一球生菜,Buddy實在很難想像自己的後半生就這麼決定跟對面這個沙拉叉和牛排叉不分的傢伙綁在一起。

Leon沒忍住含著一口湯噴笑了出來,Buddy黑著臉拿起紙巾善後。「那樣子的話恐怕我們全部都得陣亡在那個游擊隊挖的地道了...等等,你剛剛說換尿布,那不是幼兒園教師的專業需求嗎?」

「...總會有幾個孩子沒接受如廁訓練的,有些父母就是比別人少根筋。」...比方說你的,Buddy暗暗在心中吐槽著未曾謀面的Mr.&Mrs. Kennedy,因為他們的結晶又再次把手肘擱到裝奶油的碟子上,然後一臉無辜地表示是奶油先動的手。

「你又在心裡取笑我了,我跟你說我感覺得到的。」特工嘟起了嘴,放下叉子不依不饒的厚著臉皮明著撒嬌。

「我道歉,快吃飯,你出任務時都沒有好好吃東西,快趁現在補補。」Buddy主動探過身吻了吻那雙帶著奶油香氣的唇瓣,順利安撫美國人的玻璃幼兒心,哄的對方樂呵呵地再次開始大快朵頤,Buddy時不時地把食物塞進Leon盤子裡,下定決心非讓自己的男朋友在下個煞風景的任務前長點肉。


Claire的視訊電話接通時看到的就是這幅其樂融融的情侶餵食畫面。「我都快瞎了。」事後Claire在幸存者群組裡轉述現場給Chris等一干同伴,毫不意外地引發諸如Jack的乾醋、Sherry的興奮和Sheva的「別人的男朋友」理論。



祝你們兩口子幸福吧,Kennedy特工&Kozachenko老師。希望Leon酒足飯飽後能有足夠的勇氣把口袋裡的戒指拿出來。


评论(4)
热度(21)
  1. 极光之谣弓長戎翠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

© 弓長戎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