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頓(下之一)(LeonXBuddy)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你們看起來很幸福。」對於一個自身過去的一切全都化為烏有的戰後倖存者,一張照片包含了太多無法希冀的渴望和失落。

 

 

身體突然陷入一個溫暖的擁抱,特工柔軟的金髮蹭著Buddy的脖頸、溫熱的氣息吞吐在耳邊。「我們以後會有更多相片,你現在也是Kennedy家的一員了,我父母會很高興你的加入。」交往之後Buddy才發現Leon其實是個很感性的人,也很喜歡肢體接觸,這可能是美國人的天性,天知道這樣一個人是怎樣在碰不得一下的生化感染環境獨自摸滾打爬直到今天。

 

 

之後他們一起洗了碗盤(Leon幫忙打碎了一個盤子)、收拾廚房(Leon又弄倒了一瓶調味鹽),然後洗漱就寢(這次某人終於沒搞砸任何東西,因為浴室裡沒有東西是摔得壞的)。Buddy沒有要Leon去睡客房或是拒絕他的求歡(Buddy:我要是拒絕豈不一晚上都要被根棍子戳的睡不著?)。這代表Buddy已經不生氣了吧?Leon在心滿意足地抱著渾身發軟的愛人沉沉睡去前這麼想著。

 

 

 

才沒有。

 

兩天後Leon在DSO眾員工的異樣眼光中垂頭喪氣地推開DSO作戰會議室的大門,一臉生無可戀的一屁股跌坐在自己的通訊官面前。

 

「怎麼了?你的假期明明還有好幾天的。」Hunnigan推了推眼鏡,看著眼前這個彷彿從雲端跌落地面的老搭檔。

 

「Buddy討厭我了…」把頭抵在辦公桌上的特工氣息奄奄地說著。

 

「怎麼可能?他寵你都快寵上天了,你知道自從你們開始交往後你體重增加多少嗎?幸好醫療部門回報那都是肌肉含量,不然我看你快不能勝任一線探員的任務了,還是你想走Redfield先生的路線?那樣的話我們要調整作戰模式和裝備、還有訓練模式跟強度。」通訊官毫不客氣地言語戳刺自己的搭檔。(別人吃胖都是長脂肪,Leon卻是長肌肉,而且外表根本看不出來,這還有天理嗎?)

 

「〒.〒可是我已經連續吃兩天的黃瓜三明治、醃鲱魚三明治和生菜三明治了…Buddy以往都是每餐變花樣的,可是這兩天是三餐一模一樣、連菜葉排放順序都沒變。」Leon一臉委屈。

 

「…」Hunnigan無言地看著這個明顯被寵壞的特工。想想,這小子在遇上Buddy前運氣好是隨便開個罐頭就當一餐(背景是爛了一半的喪屍或死掉的BOW)、差一點就啃個營養棒或乾脆唱空城(背景是還會動的喪屍或其他BOW),現在居然開始嫌棄三明治這種大眾化食物。

 

自怨自艾的前浣熊市小警察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哀怨其實是在拉仇恨,繼續自顧自地嘀咕。「而且Buddy已經兩次把輪椅從我腳上輾過去了…雖然我穿的是鋼頭靴,但是我的心還是會痛啊…」

 

通訊官忍著額角跳動的、有礙美觀的青筋,順手從一旁的待辦工作項目清單資料夾中抽出一張任務明細,快速審視了一下,對著其中一項任務打了個勾,再挑出相對應的項目清單,列印後一併扔給了還在焉了吧唧的Leon。「拿去,七天為期的任務,資料蒐集與情報交換,讓你離開 Buddy一陣子,看他先消氣還是你先懷念他的三明治,反正趕快滾,頭頭這副樣子你讓DSO還怎麼在其他單位間抬起頭?」

 

Leon沒精打采地拿起文件,帶著渾身的黑氣飄出了會議室。他前腳一走,Hunnigan就用手機傳了封訊息出去。

 

【獅子出籠了。】

 

半分鐘後。

 

【感謝,7天後見。】

 

【收到。】

 

 

另一邊,用敷衍的三明治策略吊打了愛人兩天的Buddy在回覆完手邊的訊息後,就趁著天氣晴朗的上午出門了,事實上,這是他第一次在美國自己單獨行動。Leon對他近乎保護過度,只要情況許可時恨不得24小時都繞著他轉,雖然這很貼心,但是 Buddy有時還是有自己的事需要獨自處理。他們這次是為了登記註冊的手續回來美國的,另外順道讓Buddy的脊椎復健師檢查他回復的進展,托DSO直屬研究團隊的福(還有Leon的嚴密監視下),將原始目的為強化基因的初代病毒透析分離後、再加上逐漸成熟的技術培育出新型無害的增生疫苗,分次微量施打後他的脊椎、下肢肌肉和部分萎縮的神經組織開始逐漸恢復支撐力和傳輸的功能,漸漸地可以讓他獨自維持站立,只是還不能超過15分鐘,而且身邊必須有人陪伴注意。從Leon求婚後特工總是叨念著應該要給Buddy一個婚禮,而Buddy本身覺得既然是兩個男人結婚、加上東斯拉夫的風氣跟Leon的工作環境根本不方便他們兩人大大方方、時時刻刻地把婚戒戴在手上,登記結婚其實綽綽有餘,再說身為斯拉夫思維的他其實對婚禮儀式也沒那麼浪漫的構想,但Leon不同,也許是他的成長背景 –  美法混血,加上似乎是父母親灌輸給他的紳士教育,還有Leon自己本來以為已經宣告夭折的夢想加持下,特工近乎死心眼地認為一場婚禮的意義遠不僅於是單單的儀式、而是給對方一個正式的宣言。Buddy後來認真地想了想,也許特工比自己更需要這個儀式。既然如此,按照美國的文化,婚禮的一切是由「新娘」方安排的,雖然Buddy其實並沒有什麼自己是嫁過來的概念,他們之間是平等的,但是入境隨俗,既然Leon買了戒指,那婚禮就由他來安排吧。只是這個想給愛人小小驚喜、難得的浪漫念頭,卻因為幾乎甩不開特工這個橡皮糖而幾乎無法成行。無可奈何之下,老師悄悄聯絡了Hunnigan,而後者又神乎其技地替他輾轉聯繫到Ada幫他進行「橡皮糖剝離計畫」。只是Ada不應該真的吻Leon的,Buddy承認自己心裡的確是有那麼點不高興。畢竟他又沒瞎,看得清楚女間諜和特工是如何的登對,也聽聞過他們在危機當前下熟稔的默契,那終究是一個Buddy無法與Leon並肩的世界。查覺到自己變得有些灰暗的思緒,Buddy甩甩頭,推著輪椅朝著外邊明亮日光下等著接送的計程車而去。

 

 

DSO的王牌特工在7天的任務後重新踏上國土,這次的任務十分平靜,全程不但異常乾爽還不需要開槍,幾乎讓Leon有點不習慣,不過一想到可以看到Buddy,他還是迫不急待地想從會報中抽身直奔家門。當然他已經先從Hunnigan留下的口信中得知三明治警報已經解除,不過他的通訊官居然不在老位置電腦前,讓他著實稍稍驚訝了一把。也許Hunnigan也談戀愛了?





评论(2)
热度(14)

© 弓長戎翠 | Powered by LOFTER